<acronym id="ieggm"><noscript id="ieggm"></noscript></acronym>
<sup id="ieggm"><center id="ieggm"></center></sup>
<rt id="ieggm"><small id="ieggm"></small></rt>
<rt id="ieggm"><small id="ieggm"></small></rt><acronym id="ieggm"><small id="ieggm"></small></acronym>
<acronym id="ieggm"><small id="ieggm"></small></acronym>
<rt id="ieggm"><small id="ieggm"></small></rt>
口罩機

開不起來的口罩機,一場精心策劃的騙局?

字號+ 作者:網絡 來源:四川大眾健康網 2020-06-18 人氣: 我要評論

據成都電視臺神鳥知訊記者 朱沛潔 劉銳 湖南株洲報道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一片小小的口罩帶動了整條產業鏈的火爆。而口罩機、熔噴布等作為生產口罩的核心設備和原料,成了

據成都電視臺神鳥知訊記者 朱沛潔 劉銳 湖南株洲報道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一片小小的口罩帶動了整條產業鏈的火爆。而口罩機、熔噴布等作為生產口罩的核心設備和原料,成了疫情期間不少企業瘋狂追逐的對象。 然而,瘋狂的背后,也是整個行業泥沙俱下的現實。巨大的需求缺口、豐厚的利潤空間,加價倒賣、拼裝不合格口罩機等亂象,也在一些地方上演。與此伴生的,則有各式各樣的陷阱和騙局。 買回口罩機,一場噩夢的開始 開不起來的口罩機,一場精心策劃的騙局? 成都大邑縣的四川知本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總裁石先生,至今還在為今年2月份購買的口罩生產線陷入深深的懊惱和無助中。 今年2月上旬,石先生代表四川知本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與湖南一家名為湖南博友等離子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的銷售人員李某某取得聯系,經協商后決定采購該公司口罩生產設備3臺,每臺口罩機價值人民幣40萬元。為了能盡快拿到設備,四川知本生物工程有限公司還額外支付加急費用10萬元,購買這三套口罩生產設備四川知本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一共給對方支付了近150萬元。 “但是,到了約定日期也沒見到設備運來。”石先生說,自己趕緊派專人到該公司所在地,卻發現對方工廠根本沒有開工,于是開始著急,并反復督促其發貨。 開不起來的口罩機,一場精心策劃的騙局? 開不起來的口罩機,一場精心策劃的騙局? 開不起來的口罩機,一場精心策劃的騙局? 開不起來的口罩機,一場精心策劃的騙局? 開不起來的口罩機,一場精心策劃的騙局? “5天后,從江蘇鹽城來的貨車拉來了設備。”石先生告訴成都電視臺神鳥知訊記者記者,但機器不僅陳舊而且設備無任何說明書、質量合格證、保修說明等,并且機器還缺少一些重要的零部件,根本沒辦法使用。 開不起來的口罩機,一場精心策劃的騙局? 開不起來的口罩機,一場精心策劃的騙局? 銹跡斑斑的機器(受訪人供圖) 后來,四川知本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又陸續從德邦、順豐快遞公司收到一些零散的部件,均無具體產品說明。 開不起來的口罩機,一場精心策劃的騙局? 開不起來的口罩機,一場精心策劃的騙局?
后續收到的一些口罩機部件(受訪者供圖) 由于機器配件不到位,公司為此損失慘重,光機器設備采購加運費就投入150多萬,在凈化車間改造上又砸進去400多萬元,而期間涉及的人工成本也有60多萬。 為減少損失,石先生多次與對方微信或電話聯系,商討解決辦法,但對方多名工作人員對購買設備的相關事宜打起了“太極”,甚至對石先生提出的疑問答非所問。最后,當石先生再次聯系對方時,對方已不再接聽他的電話和回復信息了。 “我懷疑,他們售賣口罩機可能是個騙局。”石先生說。 在維權的過程中,石先生發現,從這家公司訂購機器的公司不在少數。和四川知本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一樣,他們收到的機器要么是根本不能投入使用,要么是即使能生產口罩,也和當時承諾的自動化生產設備的描述相差甚遠,不僅生產效率非常低,而且達不到醫用一次性口罩標準。 同樣購買了該公司口罩機的蘇州康企明防護用品有限公司的負責人常勝告訴成都電視臺神鳥知訊記者,他花了35萬元,之前說向湖南博友等離子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購買了一套生產KN95口罩的生產設備,但是他們卻收到的是一臺生產手提袋的設備機,沒有任何生產說明和生產廠家的名稱。直到今天這些所謂口罩機的組裝件之后,就一直堆在那里,對方也沒有派人過來組裝和調試。合同上說的是“一機三用”,而實際上,連一種口罩都沒有做出來,現在就是一堆垃圾。 無奈之下,?偱扇说胶现曛扪琢昕h找到這家公司,但對方卻一再推諉和躲避。之后,?傁蜓琢昕h當地相關職能部門和公安機關反映,得到沒有得到滿意的答復。 而福建佰利源科技有限公司的負責人則表示,他們訂購的機器生產出了口罩,但產量最多每天兩千只,機器不是這里卡住就是那里卡住,基本就沒有跑順過,完全不是當時承諾的日產兩萬只。他們也已向當地市場監管局、公安等機關報案。 魚龍混雜的口罩機市場 石先生告訴記者,疫情之前,‘一拖二’(由一臺本體加兩臺耳帶點焊機組成)的口罩機,市場價是28萬元左右,而受疫情影響,價格從28萬元一路飆升到85萬元,甚至上百萬元。 口罩機市場熱鬧的背后是不斷暴發的矛盾。在供需矛盾之下,口罩機關鍵零部件斷貨、調試員稀缺、“中間商”炒作市場、新入局口罩廠技術缺位等問題,都重重打破口罩機市場的供需平衡。 疫情防控期間,一些做自動化設備的廠家紛紛轉做口罩設備,除了中石油、五菱汽車、比亞迪、富士康等有一定生產能力的知名企業外,一些完全沒有生產經驗和能力的小廠也紛紛參合進來。 “沒有經驗,有的甚至從網上購買回來的資料圖紙,就聘請工程師直接按照該圖紙進行生產。外形樣子有了,但是機器運轉的效果并不好。正常‘一拖二’口罩機的產能在每分鐘120個的量,而臨時生產的口罩機效率就慢了近1倍。”國內一家口罩機設備經營商告訴記者。 該經營商坦言,很多工廠技術不到位,供應鏈也不到位,不少圍繞口罩機的標準件都處于斷貨狀態;有不少沒有相關設備生產經驗的上游企業,其設計、生產能力沒有經過系統的驗證,匆匆上馬,導致了后期設備交付中,設備的生產調試及穩定性都存在隱患。 由于口罩機安裝調試工程復雜,口罩機零部件眾多,口罩又是軟性材料,穩定性差,設備組裝完后,還有很多技術參數需要調整,必須要將機器調整至較優的狀態,而這都是一些新入局生產商事先沒有考慮到的問題。 一些初入行者匆忙出廠的口罩機本身具有不穩定性,導致很多口罩機都無法正常生產,“開不起來的口罩機”成了行業常態。 “這個時候,有能力交付整機的供應商,已經能稱得上‘良心企業’。有些廠家交付一堆零件,叫客戶回去自己組裝;有的甚至只在網上下載了圖紙,就對外宣稱自己有能力制造口罩機,開始收取訂金了。”該經營商告訴成都電視臺神鳥知訊記者。 口罩機詐騙,絕非個案 不久前,常州警方破獲一起口罩機非法經營案,抓獲犯罪嫌疑人3名,搗毀拼裝口罩機窩點1處。 4月27日,常州市公安局天寧分局焦溪派出所接到報警稱,有來自山東、廣東、安徽等地的5家口罩機買主來到轄區一家口罩機賣家企業討要說法。這些買家紛紛向民警訴苦:十多天前,他們以每臺36萬元的高價購買了黃某等人的口罩機,然而,機器買回去卻并不能正常生產。 焦溪派出所民警在調處過程中發現,這可能不是一起簡單的買賣口罩機糾紛,民警經過深入調查發現,販賣口罩機的黃某等人以高價出售存在嚴重質量問題的口罩機。 4月28日,民警將黃氏兄弟以及方某等3名嫌疑人抓獲。經審查,3名嫌疑人原本都是做家裝的,看到生產口罩利潤巨大,他們于3月底在天寧區鄭陸鎮開始合伙倒賣口罩機,以兩倍成本的價格賣給多個客戶。隨著3人銷售能力的提高,黃某等人不再滿足于簡單地倒賣口罩機成品。 “利潤比較大,于是他們實地去參觀了口罩機廠家,參觀工藝流程,覺得可以選購零配件,自己組裝口罩機再生產,從中賺取高額價格差。”天寧分局經偵大隊副大隊長高山介紹說。 常州市公安機關認為,黃某等人其行為已經構成在防疫期間以明顯高于成本價的價格倒賣防疫物資口罩機,對社會市場生產秩序造成嚴重的后果。 在一些法律界人士看來,疫情暴發后,一些公司和個人劣質口罩機的銷售手法和常州這起案件可能如出一轍。這類案件往往涉及受害商家多,銷售金額高。其虛假宣傳、擾亂市場秩序、牟取暴利等做法,可能會涉嫌詐騙、非法經營、生產銷售偽劣商品等刑事犯罪,應引起相關機關的重視,具體涉嫌罪名應以司法機關的最終裁判為準。 眼見口罩機市場的亂象,石先生著急上火。因為對方的延遲發貨以及口罩機不能生產,使得企業的投入都打了水漂。早在2月份,該公司已經向湖南省株洲市炎陵縣當地的市場監督部門以及公安部門報案了,但是直至今日,仍未得到滿意的回復。 石先生表示:“我們已經等了太久了,希望能盡快給我們個說法。” 湖南博友等離子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在收到全額貨款后,為什么沒有按照合作約定給四川知本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完成設備發貨、安裝、調試等程序?4個月過去了,為什么3臺機器還差1臺半? 那么,這家湖南博友等離子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到底是個什么企業?它的主營業務是什么?有無生產以及銷售口罩機的資質?這起“開不起來的口罩機”事件,究竟是石先生聲稱的“精心編制的騙局”,還是一起普通的商業違約糾紛?成都電視臺神鳥知訊記者已趕到湖南株洲市炎陵縣,對這家企業進行深入調查和了解,進展情況請持續關注后續報道!


1.本站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
2.本站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

網友點評
說點什么吧~
  • 全部評論(0
全自動口罩機
全自動口罩機
全自動口罩機
影音先锋AV资源网无码